首頁 資訊 關注 科技 財經 汽車 房產 圖片 視頻

市場

旗下欄目: 動態 建材 趨勢 市場

大墉資產 做投資市場中的一顆“恒星”

摘要:“大墉資產1”于2018年6月19日開始在“期貨實戰排排網”上展示,到了2019年1月初該賬戶就取得了22.32%的參考收益率,基本與2016年、2017年的收益率持平。大墉資

“大墉資產1”于2018年6月19日開始在“期貨實戰排排網”上展示,到了2019年1月初該賬戶就取得了22.32%的參考收益率,基本與2016年、2017年的收益率持平。大墉資產總經理鮑瑞海表示,早在團隊成立初期,他們就決定要做復利,并定下了很多不可碰觸的紅線。

大墉資產 做投資市場中的一顆“恒星”

2018年,受國內外政治金融環境的影響,股票價格持續振蕩,傳統主觀股票投資策略普遍呈現負增長,反倒是一些擁有保險策略或與A股相關性較低的投資策略有著不錯的盈利。在“期貨實戰排排網”上,代表上海大墉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大墉資產)的“大墉資產1”就是一個這樣的典型。

大墉資產總經理鮑瑞海告訴期貨日報記者:“我們并不想做投資市場中的一顆‘流星’,而是要做一顆‘恒星’,為客戶提供持續穩定的收入。”

嚴控風險下實現復利

作為一個成立于2015年9月的私募公司,大墉資產自2016年開始發行產品以來,目前已發行了10余只產品,而公司的管理規模整體也達到了3億元。公司的管理規模之所以可以在不到3年的時間有著如此快速的提升,在鮑瑞海看來,主要還是因為他們擁有穩定的投資團隊,策略比較持續,疊加他們始終追求的不是在風險很高的情況下獲得更高的收益率,而是在有限的風險下實現復利,讓投資者可以持續獲得比較穩定的收益。

“2016年雖然在投資公司普遍獲得不錯收益率的情況下,我們只獲得了25%左右的收益率,但在2017年那個CTA策略的小年,我們仍保持了20%左右的收益率,疊加2018年我們再次獲得了20%左右的收益率,可以說以我們的投資方式,投資者可以獲得一個比較穩定的長期收益。”鮑瑞海說。

“之所以可以做到這一點,主要是因為我們始終堅持在風險可控的條件下實現盈利。”鮑瑞海告訴期貨日報記者,雖然在重點機會中,全倉進入或單邊持有較高頭寸,在做對的情況下可以獲得很高的收益率,但風險也相對較高。實際上,只要出現一次方向做錯的情況,就會面臨很高的回撤風險,而這對于一個私募的成長而言是非常不利的。因此,早在團隊成立初期,他們就決定要做復利,并定下了很多不可碰觸的紅線。

他舉例說,在品種配置上,他們往往會配置同一產業鏈上的多個品種,比如,在黑色系產業鏈上,他們會配置焦煤焦炭螺紋鋼鐵礦石、熱軋卷板等品種。實際上,他們配置的品種遠不止黑色系產業鏈上的這些品種,還包括農產品及能化產業鏈上的一些相關產品。

此外,記者了解到,在某些合適的情況下,他們也會進行一些單邊策略操作,比如,2018年的蘋果玉米,他們在確認將會出現單邊行情后就始終做多,同時他們還在空頭方面配置了一些雞蛋等存在下行趨勢的品種。

然而,無論是采取對沖還是單邊策略操作,他們在風控的操作上都是非常謹慎的。“實際上,,在做單邊交易時,我們往往在操作前就已經定好了這一策略的止盈止損線,一旦超出就會開始止盈止損。與此同時,我們對于倉位的管理也非常嚴格。雖然在抓住一些階段性的主流矛盾時,我們的倉位也會上升很快,但考慮到自己的止損止盈線,往往會將倉位控制在一個較為合理的水平,進而將風險控制在一個可控的范圍內。”鮑瑞海說。

至于多品種對沖策略的風險控制,鮑瑞海表示,主要在于風險敞口的控制,除非在某一階段中,他們特別看空或看多某一品種,否則在做這類操作時,他們會將配置品種間的風險敞口控制在5%左右。

要長期跟蹤精細數據

說到他們的投資策略,鮑瑞海表示,往往是在對產業基本面數據進行深入研究后推導出來的。目前,大墉資產的日常交易策略往往是由投資策略委員會討論得出的,而因其核心團隊成員都曾在期貨公司的研究部門任職,所以他們的投資框架主要建立在產業鏈的供需庫存以及上下游利潤分配等情況之上,需要長期跟蹤相關的精細數據。

鮑瑞海舉例說,以黑色產業鏈為例,在目前整個產能非常穩定的情況下,往往需要跟蹤一些更精細的數據,比如,焦化廠的產量、未來新增投產數據等。實際上,隨著大數據的便利化,其中的競爭越來越激烈。目前他們所做的就是從一些數據比較全面且在某一產業內比較權威的數據商手中購買一些相關的數據,進行進一步的分析處理。

“比如說,我們經常做的利潤頭寸,就是根據鋼廠、焦化廠等利潤情況進行的一種投資。以黑色系為例,目前整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已經進入后半期,‘十三五’規劃也基本完成,相關城鎮改造也在下降,這是否會對黑色系產品的需求產生一定影響呢?在增量不足的情況下,又會對整個黑色系產業鏈的利潤產生怎樣的影響?這些都是我們在研究投資策略時需要考慮的內容,而且可以通過長期觀察一些相關的數據,來了解到具體的情況。”鮑瑞海向期貨日報記者描述說。

然而,這類數據往往會有很多,有些數據商不僅會提供月度數據,而且會提供一些周度甚至當日數據。雖然這樣的數據可以讓跟蹤者更好地了解產業鏈上的情況,從中找出適合的交易機會,但這也并不意味著每個數據都是有用的,研究人員往往需要根據自己的關注重點進行篩選。實際上,鮑瑞海認為,數據上的量化研究將是未來投資盈利的主要研究方向,未來他們也會在這方面投入更多。

“對于交易,雖然每年可以交易的機會有很多,但只要在個人認知的范圍內去抓住一些交易機會就足夠了,不需要面面俱到,特別是那種自己看不懂的行情,寧愿不做,也不要人云亦云。”鮑瑞海表示,不斷換場地不見得就會賺錢,疊加個人的精力有限,相對于那些七八十人的投研機構,人數較少的投資機構只要做好自己的優勢品種,不斷將研究做得越來越細,這樣賺錢的概率才會越來越大。

今年更看好能化產品

對于今年的配置,鮑瑞海更看好化工類品種,對于黑色系和農產品還需要進一步觀察。他分析說:“目前之所以更看好化工品種,主要是因為國內期貨品種在能化產業鏈上覆蓋的越來越多,會在原油化工以及煤化工細分下游中產生很多錯配的機會。在此前的價格下跌中,國內的一些煤化工相關產品已經出現了產能收縮或預期悲觀的情況,未來持續進一步下行的空間并不是很大。因此,在未來的操作中,我們應該會進一步關注價差或升貼水方面的機會。”

2019-04-28 網絡整理

最火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