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關注 科技 財經 汽車 房產 圖片 視頻

理財

旗下欄目: 股票 理財 民生 銀行

副市長被指利用兩個兒子婚禮斂財 1個紅包三四萬元

摘要:今日(4月30日),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市政協原主席王鳳山被控貪污罪、受賄罪、濫用職權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四項罪名在內蒙古烏蘭察布市中級人民法院受審。

  新京報記者從其代理律師范本騰處獲悉,因案情復雜、指控內容多、證據繁雜,該案從4月28日起進行了為期三天的審理,于今日晚間結束。根據起訴書,王鳳山被指控的犯罪金額高達上千萬元。王鳳山代理律師對其中三項罪名做無罪辯護,對受賄罪做罪輕辯護。該案未當庭宣判。

副市長被指利用兩個兒子婚禮斂財 1個紅包三四萬元

  ▲網絡圖片  

  被控四項罪名 涉案金額上千萬

  王鳳山1955年出生,大學本科文化,曾任內蒙古自治區原伊克昭盟東勝市市委書記、鄂爾多斯市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常務副市長、政協主席兼鄂爾多斯市創業大廈建設領導小組組長等職務。

  王鳳山一案的最早消息出現于2017年8月,根據內蒙古自治區紀委消息,其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審查。同年12月,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檢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賄罪對其決定逮捕。一年后,2018年12月王鳳山被提起公訴。他被指控貪污罪、受賄罪、濫用職權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四項罪名。

  根據起訴書,在貪污罪、受賄罪的指控中,被告人王鳳山擔任鄂爾多斯市常務副市長后,兼任創業大廈(鄂爾多斯市黨政大樓)建設領導小組組長,其利用職務便利,虛列工程項目支出,騙取創業大廈工程資金共計人民幣65萬余元;王鳳山利用先后擔任原伊克昭盟東勝市市委書記、鄂爾多斯市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常務副市長、政協主席的職務便利或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他人謀取利益,單獨或伙同其妻子李某(另案處理)索取或收受他人共計人民幣883萬余元,購物卡7萬元, 6萬美元, 3萬歐元,房產兩套(價值人民幣430余萬元),金條3塊(價值人民幣45.75萬元),手表3塊(價值人民幣13萬余元),低于市場價格購房(差額21萬余元),免費提供房屋裝修(價值117萬余元)等。

  在濫用職權犯罪指控中,被告人王鳳山被指擔任鄂爾多斯市常務副市長期間,在未召開會議研究的情況下,與國資公司總經理袁某、東方路橋公司董事長丁某、時任市政府秘書長王某商議后,以1600萬元價格將高家梁井田20平方公里探礦權轉讓給東方路橋公司。后丁某要求增加探礦權面積,經王鳳山同意,在不增加價款的情況下,給東方路橋公司增加15平方公里探礦權。2005年,國資公司和東方路橋公司設立新公司,申請將35平方公里探礦權轉讓給新公司,被告人王鳳山又批示同意。檢方指控稱,上述違規轉讓行為,給國家造成經濟損失10億余元。

  在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犯罪指控中,被告人王鳳山家庭總資產折合共計人民幣2626萬余元,可以說明來源的財產有家庭成員工資福利、房屋車輛出售收益、放貸利息、理財入股分紅、提取住房公積金、受賄所得及其它非法收入共計1930萬余元,另有696萬余元財產不能說明來源。

  受賄被控45項 婚喪嫁娶時收錢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在貪污犯罪的指控中,王鳳山被指利用65萬余元購買了價值近40萬元的萊卡牌照相設備一套,還和他人一起購買了5套高爾夫球桿,供個人使用。

  值得一提的是,在他被指控的受賄罪中,具體有多達45項受賄事實,顯示都是王鳳山利用職務之便幫助親戚朋友及下屬等人晉升、對他人工作關照、拉近關系等,他人借助春節拜年、婚喪嫁娶等送予的人民幣,每一項指控都在幾萬元到十幾萬元不等。其中,其兩個兒子結婚,一個“紅包”就達三四萬元。

  根據2018年5月,內蒙古自治區紀委監委發布的消息稱,經查,王鳳山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大操大辦兒子婚禮,在社會上造成不良影響;違反組織紀律,不如實申報個人事項,在干部選拔任用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財物;違反廉潔紀律,收受管理對象和下屬禮金,在企業投資入股獲利,為親屬兼職取酬提供便利;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利用職務上的便利,貪污公款,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財物,濫用職權,造成國有資產損失。其中,利用職務上的便利貪污公款、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財物、濫用職權問題涉嫌構成犯罪。

  紀檢部門在通報中點評:王鳳山身為黨員領導干部,理想信念喪失,嚴重違反黨的紀律,且在黨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斂、不收手。違紀行為性質惡劣、情節嚴重,給黨的事業和形象造成嚴重損害,應予嚴肅處理。

  公訴機關認為,王鳳山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便利,非法占用公共財物,應當以貪污罪追究其刑事責任;王鳳山利用職務便利或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他人謀取利益,單獨或伙同妻子索取和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應當以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王鳳山在擔任鄂爾多斯市常務副市長及分管國有資產管理委員會期間,違規決定低價轉讓國有資產,造成國有權益特別重大的損失,情節特別嚴重,應當以濫用職權罪追究其刑事責任;王鳳山家庭財產明顯超過合法收入,差額巨大,不能說明來源,應當以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公訴機關認為,以上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對王鳳山實施數罪并罰。被告人王鳳山在接受調查期間,如實供述貪污的犯罪事實,依據刑法的相關規定,成立自首,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被告人王鳳山在接受調查期間,如實供述受賄、濫用職權的犯罪事實,可以從輕處罰。

  辯護人對被控涉案金額提出異議

  據介紹,4月28日起,該案在烏蘭察布中級法院最大的法庭進行了為期3天的審理。今日(4月30日)晚間,新京報記者從其代理律師處了解到,因涉及證據繁雜、案件事實多,該案的法庭舉證、質證環節就進行了近兩天的時間,最后一天下午至晚間進行法庭辯論環節。據王鳳山的代理律師范本騰介紹,王鳳山當庭對部分罪名認可,對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數額的部分指控認可。

  王鳳山代理律師王發旭、范本騰對其中三項罪名做無罪辯護,對受賄罪做罪輕辯護。其中,針對王鳳山貪污罪的指控,代理人認為其中的40余萬元不應認定王鳳山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辯護稱根據案卷材料和相關證人證言,王鳳山調任到政協任職后,通過創業大廈建設領導小組副組長王某和丁某套取工程款40.1101萬元的初衷,是為了給政協購買一部好點的相機。且在相機購入后,一直交由政協秘書長白某保管,后由兩名政協工作人員保管,王鳳山本人僅帶回家使用過一次,所以王鳳山在客觀上沒有實際控制過相機,也沒有排除政協對相機的使用,且在案發時相機仍一直保管在政協處。

2019-05-02 網絡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