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網站排名 整站優化 小程序 營銷型網站 響應式網站 案例展示 關于我們 新聞資訊

房產

旗下欄目:

涉房產糾紛 鏈家老總被限高消費

摘要:3月8日上午,記者從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獲悉,因為一起房產交易糾紛,作為二手房居間服務機構的鏈家被卷入其中,鏈家實控人左暉被法院列入限制消費名單。 雖然鏈家對此回應稱,此事與一起北京東城區的房產交易有關,和左暉并沒有實質關系,但左暉被限制高消

3月8日上午,記者從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獲悉,因為一起房產交易糾紛,作為二手房居間服務機構的鏈家被卷入其中,鏈家實控人左暉被法院列入限制消費名單。

雖然鏈家對此回應稱,“此事與一起北京東城區的房產交易有關,和左暉并沒有實質關系”,但左暉被限制高消費儼然已經成為了事實,就連其都在朋友圈中自我調侃“被限制不能給老婆買好看的花”。

當然,限制的不僅僅是“買花”,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左暉無法進入任何一家高檔餐廳,無法去旅游、度假,甚至不能乘坐高鐵等。實際上,在上述鏈家提到的房產交易中,還有涉案的一家企業董事長何某也同時被限制了高消費。

爆料

鏈家實控人左暉被限制消費

在這條由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發布的《限制消費令》中,東城法院稱,2019年1月7日,郭紅申請執行鏈家合同、無因管理、不當得利一案,根據有關規定,東城法院接受立案申請并立案。后因鏈家未按執行通知書指定的期間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給付義務,東城法院依法對鏈家以及鏈家實際控制人左暉采取了限制消費措施。

記者注意到,《限制消費令》明確,左暉不得實施以下高消費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乘坐交通工具時,選擇飛機、列車軟臥、輪船二等以上艙位;在星級以上賓館、酒店、夜總會、高爾夫球場等場所進行高消費;購買不動產或者新建、擴建、高檔裝修房屋;租賃高檔寫字樓、賓館、公寓等場所辦公;購買非經營必需車輛;旅游、度假;子女就讀高收費私立學校;支付高額保費購買保險理財產品;乘坐G字頭動車組列車全部座位、其他動車組列車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為。

除此之外,《限制消費令》還指出,如經查證違反限制消費令,法院將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一條的規定,對其予以罰款、拘留;情節嚴重,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回應

被訴案件與左暉無實質關系

對于公司實際控制人左暉被采取限制消費措施,鏈家方面隨即迅速做出了回應。

鏈家稱,經內部核查,此事情與一起北京東城區的房產交易有關。買賣雙方因合同糾紛暫停交易,在買方(原告)起訴后,法院判定買賣雙方繼續執行,賣方(被告)在判決生效后七日內未執行法院決議,因此原告向北京市東城區法院申請了強制執行。鏈家是此單交易的居間服務方,一直在積極配合買賣雙方的交易推進,因判決判項列明鏈家需要協助辦理過戶,因此鏈家也在本案中被列為被執行人。

鏈家表示,“此案和左暉先生沒有實質關系,我們正向法院積極溝通。”

獲悉自己被列入限制消費令后,3月8日左暉也在朋友圈作出解釋:“A買B房子,B反悔,A告了B,法院支持A,B不執行,A申請強制執行,然后我被限制不能給老婆買好看的花,祝大家三八女人節快樂。”

背后

涉1920萬元房產糾紛案未履約

記者從中國裁判文書網獲悉,左暉的這份限制消費令源于一套價值1920萬元的房產交易糾紛。

在該案中,鏈家地產作為居間服務方,和賣方公司一同被判敗訴,要求限期履行涉案房產的交易合同。

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由于未履行判決,敗訴的兩家企業董事長均收到了東城區法院發出的限制消費令。

判決書顯示,2016年3月11日,董某以西安真愛服務事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真愛公司)委托代理人身份,與原告郭紅簽訂了《買賣定金協議書》,雙方約定郭紅以1920萬元的總價購買對方公司名下房產。

因董某當天無法提供委托授權書,故郭紅將一筆50萬元的定金,先行支付給了此次交易的居間方鏈家。

2016年3月18日,在董某帶來真愛公司公章等相關證明材料后,雙方正式簽訂了房屋買賣合同,同時與鏈家簽訂補充協議,真愛公司承諾于2016年5月31日取得該房屋所有權證,并在取得后5日內通知郭紅、鏈家,以辦理產權轉移手續。

隨后,郭紅、董某還與鏈家簽訂了《居間服務合同》,約定真愛公司、郭紅委托鏈家公司作為交易居間人。

此后,真愛公司未在約定日期內取得房屋所有權證,買賣合同因此而一直無法履行。2017年6月,郭紅將真愛公司與鏈家告上法庭。

真愛公司在庭審中辯稱,從未授權董某對外銷售公司房屋,并提出鏈家方面在明知《授權委托書》非委托人本人簽署時,仍進行房屋中介交易,明顯違反鏈家公司操作規則。真愛公司以此提出上訴,要求確認董某與郭紅簽訂的房屋買賣合同不具備法律效力。

鏈家方面則在庭審中表示,簽訂合同前曾多次帶領郭紅看房,且每次看房均由董某開門。在雙方約定以1920萬成交后,董某攜真愛公司公章到店,與郭紅共同簽訂的房屋買賣合同、補充協議真實有效,且負責該交易的經紀人張某在當天也將代為保管的50萬定金支付給了董某。

法院最終認為,董某是否具有代理權一節,真愛公司與董某各執一詞。而郭紅在房屋買賣合同訂立過程中,沒有任何過錯。由于董某當天提供了真愛公司公章、營業執照復印件、法定代表人身份證復印件、股東會決議復印件及授權委托書,郭紅有理由相信董某具有代理權。故駁回真愛公司上訴,買房合同繼續履行。

由于真愛公司與鏈家在本案中同為被告,且真愛公司在判決后未能按期執行,故東城區法院對真愛公司法人何某、鏈家實控人左暉均采取了限制消費令。

記者從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查詢到,由于“未按執行通知書指定的期間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給付義務”,東城區法院對真愛公司董事長何某和鏈家公司董事長左暉于2019年3月5日采取限制消費措施,兩份限制消費令都是同一標號——“(2019)京0101執54號”。

解讀

共同擔責不履行就應限制消費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丁海俊教授在接受北青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法院根據相關規定,把實際控制人列入黑名單,限制消費,并無不當。原告是同時提起對兩個被告的訴訟,鏈家就是其中之一。鏈家作為專業機構,對代理人審查不嚴格,造成合同有效情況下,買方無法過戶。法院判決鏈家與被告共同承擔責任,既然沒有履行,根據法律規定,限制其消費,督促其盡快履行責任,是有道理的。

在經濟學家宋清輝看來,嚴重失信被執行人即俗稱的“老賴”,一旦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將會帶來許多不良后果,“情節嚴重的在一定程度上意味著破產,再想翻身抹去污點需要付出高昂的代價。”

2019-11-01 網絡整理